新闻资讯
选错软件百万投入打水漂宁基全屋定制换软件拆单成本减少50%
时间: 2024-01-19 作者: 行业新闻 字号

  2011年前后,定制家居发展的如火如荼,慢慢的变多传统移门工厂的市场占有率被挤占。部分移门工厂快速做出一定的反应,转型进入全屋定制行业。这一年,来自河南郑州市巩义县的周曾辉,经过对行业的深度调研,结合以往在移门品类的生产制造经验,创建了河南宁基全屋定制家居用品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宁基全屋定制”)。

  十二年来,宁基全屋定制从150平方的小作坊发展到拥有10000平方的标准化花园式厂房,业务涉及定制家居代加工、自营、品牌加盟三种类型,吸引100余位员工加入,成为河南区域市场家喻户晓的口碑品牌。

  2020年疫情暴发之前,宁基全屋定制每年业务翻倍增长,然而拆单环节痛点频发,大大影响订单交付效率和业务规模化发展。2019年,宁基全屋定制投入百万元,首次尝试国内一款前后端一体化软件进行对接生产,可惜失败告终。2020年末,宁基全屋定制毫不犹豫进行第二次尝试,携手家居云设计软件平台酷家乐与生产软件吉夫森1010,助力设计师实现高效设计,订单直达工厂进行生产,真正的完成前后端打通。项目推广落地后,宁基10家自营门店,20来家合作门店100%使用酷家乐一体化下单,工厂拆单人力成本缩减近一半,交付周期从20天缩减至15天,订单出错率降至5%,板材利用率达到95%,推动宁基全屋定制全面迈入工业4.0时代。

  周曾辉先生自2008年开始从事玻璃移门业务,一度做到年营收额600万规模。2011年开始,慢慢的变多的合作伙伴开始做衣柜,衣柜推拉门的代工订单量可谓直线上涨,后来几乎没人找他做玻璃门,不得已之下,周曾辉考虑选择新的创业项目。

  “当时我们在挑行业的时候,做了一些简单的判断。首先,我舍掉了门窗行业。我就判断像门窗行业、吊顶行业,木地板行业,墙纸行业,包括乳胶漆行业,这些其实都不好做,因为他们成本售价都比较透明,很难溢价。我就想怎么能和设计师进行联通,这样的品类或者行业才能占有优势,有溢价空间,成功的可能性也更大,不容易被截流或整合。”宁基全屋定制创始人周曾辉分享他当初的思考。

  一次机会,周曾辉来到上海业之峰装饰公司参观学习,发现上海地区已经很少有人选购板材,并让木工师傅上门打柜子了,反而全屋定制很流行,特别是定制衣柜。周曾辉考虑到,全屋定制板块需要设计师这一个角色,进行量房、沟通、设计,再生产,与他的行业选择标准不谋而合。而且衣柜需要柜门,自己以往的移门生产经验可通过上。经过2013年的考察和筹备,2014年开春,周曾辉立马创建了新的定制工厂,这一干就干到了现在。

  定制工厂开设前两年,因纯靠人工进行排钻生产,人工错误率居高不下,客户投诉多,业务开展缓慢且艰难。撑到第二年周曾辉就必须变卖机器,转向温县寻找再次创业的机会。

  “2014年左右,当时雕刻机、数控化的这些设备普及度还很低,国产设备刚开始兴起。大部分中小定制工厂开料、打孔都需要依赖人工,发展受制。刚好我温县的一帮朋友在做雕刻机的开源开发,能解决数控打孔问题。我们算是这个行业里边,踩到红利比较早的一批人。一是刚好全屋定制在风口期,然后我们也算是河南比较早用上数控设备,并配套了拆单软件的定制工厂,这又帮我们起飞了一把。可以说我们是没有走任何弯路的,发展相对来说就比较快。”

  确实如周曾辉所讲,2016年上整套数控设备,并使用吉夫森1010进行拆单后,整个宁基全屋定制工厂的人力成本把控、生产效率和准确率的提升在河南地区跑在了前列,发展速度更是坐上火箭。从2016年做到600万,2017年翻番到1200万,2018年再次翻番到2400万,2019年已然突破4000万。

  “生产端的话,其实规模化生产、订单化生产、柔性化生产只是生产方式的不同,我们已可完全实现。现阶段最重要的问题是如何最好能够降低人工,特别是拆单员手工操作,能让前端订单的数据信息,准确转换到后端,这块是一个核心点”。周曾辉精准定位到现在发展的核心问题所在。在前端,按照每个客户的需求所设计的效果图,如何能准确解码并传递到拆单软件,实现自动拆单,对接机器进行生产。而不是指望于找到或花大量时间、人力物力去培养更多更优秀的拆单员。

  “我们在当时已经很笃定要做前后端对接,解决生产出错和交付效率的问题。当时是和另一家软件合作,投入了很大的人力和物力,派出六个人去他们总部学了两三个月建模,回来后又花了半年时间建模型库。前后大概投了七八十万资金,加上人工的工资可能花了百来万。但对接就不通畅,他们的生产软件本身也是收购的,做生产这块的时间也很短,生产这块经常出问题,非常不稳定,比如不出孔,不出槽,后面这个软件就一直搁置,生产这块我们仍旧是继续用吉夫森1010。”虽然第一次失败了,但周曾辉十分明白这个卡点不解决,真正的规模化发展就有问题。

  2020年11月,周曾辉了解到酷家乐可以和吉夫森1010对接,并且已经有了不少落地的工厂,马上联系酷家乐工作人员。经过一番考察后果断启动了酷家乐&吉夫森1010前后端对接项目。并用2个月时间全面打通并完成生产测试。2021年2月宁基郑州门店发布使用酷家乐下单的公告,强制要求除了酷家乐不能用第二种下单方式。随着门店设计师全部顺利下单,项目达成初步成功。

  基于第一次对接失败的经验和现状,周曾辉和团队做了全面评估。最终从三个方面出发,快速开启了酷家乐和吉夫森1010的对接项目。

  第一点,决定不换后端。因为吉夫森1010对接生产稳定且准确。它不仅仅可以做灵活的配置,还能够响应一些个性化的需求,很适合宁基工厂现在的规模。

  第二点,酷家乐与吉夫森1010对接期间,完全不影响生产。酷家乐与吉夫森1010前后端数据打通后,设计的具体方案数据直接对接后端拆单,在酷家乐中建好的模型,能做到100%精准还原;还可以做到孔位冲突自动避让,自动检验测试冲突板件,实现快速拆单、智能审查、智能生产,真正让定制企业降低生产出错率,缩短交付周期。

  第三点,酷家乐比较开放,宁基可以自由选择用什么方式建企业库。吉夫森1010和酷家乐是行业内最早做对接,且已经通过市场实践验证,有自己一套成熟的库,当然宁基也可以再一次进行选择自行建库,还可以再一次进行选择合适的第三方协助建库。最终宁基在1010库的基础上去调整和修改,用了2个月时间就完成了原本复杂的建库工作。

  2021年1月,完成首次基础产品前后端数据理论对接,并完成企业内部一体化下单的首次培训

  得益于三方通力合作,宁基全屋定制两个月时间就搭建完企业库,三个月时间所有自营门店的设计师全员用酷家乐一体化下单生产。后续又面向经销商和代工合作门店推广,半年时间已经有20-30家门店全员用酷家乐下单。当问到怎么样才能解决推广落地的工作,宁基全屋定制设计部负责人王鹏,介绍了他们的推广方法经验。

  首先,工厂内部拆单团队率先强制推广使用。“我当时是直接从工厂端开始的,我要求所有拆单员用酷家乐翻图下单。把这个环节卡住,因为我能拿住的就是我自己团队的这些人,要是不用的线卸载了,大家回到原始的人工拆单,用强硬的态度去推这样的一个东西,这是公司的战略选择,必须坚定。”王鹏说。

  第二,申请激励政策鼓励拆单员使用。当时王鹏向周总申请了“每多拆10万块钱的酷家乐订单,多加200块钱”的激励政策。最后,我们试运行了1个月左右,就成功完成了全部拆单员从传统拆单到酷家乐翻图下单的转变。

  第三,内部大量翻单测试,梳理出下单规范指导文件。在面向设计师推广之前,我们梳理了非常详细的下单和订单提审规范,一方面指导设计师规范设计和下单流程,另一方面也明确清楚设计师和审单员之间的责任界定,有规范有培训,这大幅度减少了设计师的抵触情绪,是门店顺利推广应用的关键一步。

  第四,标杆门店试点打样,再逐步扩大推广范围。挑选标杆门店给设计师进行下单培训,开展一体化设计特训营,通过“互帮促、共成长、传帮带、定超越”的团队价值观塑造,提升了团队凝聚力,设计师全员成功切换成了酷家乐工具进行设计下单。

  通过半年的努力,宁基的自营渠道已经全部实现了酷家乐&1010设计生产一体化下单;孔位冲突自动避让,自动检验测试冲突板件等下单检测功能极大的提升了生产准确率,真正的完成了智能审查、高效拆单、智能生产。如今,100多家合作门店已使用酷家乐设计出图,30家门店100%使用酷家乐进行一体化下单。所有订单到工厂,分流到设计部门和客服部门,标准订单(使用酷家乐下单)由设计部简单审核即直接生产;非标准订单(非酷家乐下单)先由客服部沟通确认,并用酷家乐重新画图拆单,再流转至设计部审单生产。通过这一个流程,工厂整体拆单人力成本减少近50%,交付周期从20天缩减至15天,订单出错率降至5%,板材利用率达到95%。

  “人对美好事物的追求是不断往上的,人们的审美也不断的提高。现在再使用CAD或者画一些简单的图纸,客户是不认可的。所以快速出设计出渲染图已经是个必需品,而从前端到后端实现数字化对接,精准还原设计的具体方案,交付给客户想要的效果,真正用定制改变人们的生活方式,这才是我们宁基应该去追求的。”周曾辉真诚分享宁基的使命。

  疫情期间,宁基放慢了向外发展的步伐,修炼内功,完成设计智造一体化升级。2023年,宁基全屋定制计划设立“招商运营中心”,升级完善招商系统,为新老经销商提供全方位的赋能和服务,也更强有力地去践行“用定制改变人们的生活方式”的使命。酷家乐也希望在2023年助宁基稳步前行,共创美好未来。